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专题集锦>《平城》>《平城》

以艺战疫 你我同行

发布时间:2022-11-07 19:37 来源:平城编辑部 浏览量:

念你·愿你

作者:李文连

2022年10月11日,凌晨6点,北方秋寒瑟瑟的风中,我的城市静默了……路灯瞬间全都变红的那一刻,隐隐心疼,我的城市病了……

那是2017年,一个特别的机会,我与平城相遇了,我们的相遇像一场双向的奔赴,我选择了她,她也选择了我。从此我便与这座城结下不解之缘……五年来,听过她清晨抑尘车欢快的乐,品过她日落刀削面地道的香,阅过她春的生机,夏的绚烂,秋的绰约,冬的沉稳……在这座城,我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在这座城,我结识了一群又一群可爱的人;在这座城,我努力追寻着关于梦想关于价值的课题,与祖国一点点靠近。这座城的一街一树一桥一楼,见证着我的成长,也让我每每想起倍感亲切,而不由感怀驻足。

但是,现在的她病了……这一天,橙亮的路灯,不再如往昔般给人以安暖,在黎明曙光微露的清冷里,怯生生地孤寂、落寞。静下来的街巷,像幅青黛画,只有早起的鸟儿在临街树枝上叽叽喳喳,时不时打破这沉寂的画境。小区里“下楼做核酸”的喇叭呼喊声,一阵高过一阵,不厌其烦,群众睡眼惺忪而来,脸上挂着忧虑和无奈而去……风吹过,凉意袭人,我心里一酸,顺势紧了紧衣襟,在那一刻间突然明白,那些稀松平常的日子,于庸常中载着细碎的、不经意的幸福与安稳,常常被人忽视,才最是抚慰人心、最是珍贵。原来,是多么在意这座城,在意这城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街市和恰到好处的喧嚣。

静默,暂停,休息,大抵是为了更好地出发。因为,城虽静默,人心却在沸腾。早在凌晨两点,千千万万的平城人已然出发,赶在六点静默前,守好自己的岗位,会同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姐妹,热血澎湃地奔赴战场,守护“生病”的家园。他们中有医生护士,有人民警察,有街道社区工作人员,有机关企事业单位下沉的同志,有青年志愿者,有退休老党员……他们有太多的身份,但,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战疫英雄”。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他们或组织群众有序进行核酸,或在交通卡口为人民健康把关,或奔走于社区街道保障群众生活,或通宵达旦排查流调防疫线索,他们不知是谁的儿女,又不知是谁的父母,在抗疫的战场上,他们不分你我、携手相望,不惧艰险、不计得失,肩扛党旗,义无反顾地冲锋在最前线,以先锋的自我定位,用跑赢病毒的点滴努力,书写着迎战疫情的坚强斗志和战胜疫情的坚定决心!

“不漏一户、不落一人”是大中国全民核酸的硬要求,“尽我所能、护佑家园”则是每一位“战疫英雄”对这座城存于心间的最豪迈的深情。

比往常更黑更静的深夜里,病毒蔓延形势让人忘记疲惫,揪心难眠……

也许,目前的我们,在这场跑赢病毒的赛道上,速度还不够快,步子还不够稳。但是,我们从没有想过懈怠和放弃,相反,正在以更加深刻的认识,更加积极的努力,更加“早、快、准”的举措,全力打造“无疫”大同。

我们相信,在祖国母亲的庇佑下,在中央省市区党委政府的坚强后盾和正确指引下,在千千万万大同人民群众的广泛参与积极配合下,我们的心处处聚在一起,劲儿时时使在一处,就一定能聚力成海,稳住步子,以最快速度吹响胜利的号角,迎来大同城“痊愈”的荣光和繁华喧嚣的回归。

我们相信,风雨过后,晴天必至!

也愿你——我的城,经此一疫,再无风霜,时和岁丰,永葆盛世泰平。

作于2022年10月15日

大同,静默中的眼神

作者:付顺生

秋日私语,秋风像一个孩子

抖落了千姿百态的树叶

渲染着让人心有灵犀的城市

一朵朵不愿放过灿烂辉煌的菊花

和那些喜欢莺歌燕舞的身影

让意犹未尽的秋色

多了一份体现,多了一缕璀璨

在无名英雄的冲锋中,展示

大同,静默中的眼神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使楼上楼下,你来我去的人们

开始用异样的眼神观察世界

观察着彼此的行动

就像打仗一样东躲西藏

对负着核酸检测的白衣天使

为了阻断疫情的传播

对人们的眼神却出奇的尖锐

它手中的棉捧就是一个探雷针

探究某个雷区,毁灭其危害

此时,我从云冈大佛的眼神中

看到了三百多万大同人心中的企盼

也从冲刺的英雄们的眼神里

看到了平城的决心和意志

从父老乡亲的眼神里

我看到了守望,信任和关爱

也从姐妹兄弟的眼神里

看到了祈祷,祝福和心愿

还有说不完道不尽的牵挂思念

从一个又一个眼神中

我看到了势在必行的决心

也有等待疫情结束去御河湾遛弯

到文瀛湖畔欣赏碧波

还有活跃在大街小巷弥漫稚气的光泽

也有歌唱美丽大同闪动的光芒

在华彩依旧的岁月里

诉说云中凤凰不畏艰辛的呐喊

大同,静默中的眼神

道岀了多少内心中的独白

释放出多少压力和渴望

让我明白了生命更深层次的意义

懂得了亲情间最温暖的关怀

眼神,是灵魂的窗口

它传递着内心世界的本质

作于2022年10月20日

那里

有我等待的春天

作者:白环

一阵寒风过后,

时间苍老了许多。

远处的恒山和云冈的佛,

旷远而遒劲。

似乎明白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在困惑的未解里,

人们试图从中寻找一种良药。

似乎想把最原始的生命起源,

赶回古老的森林、古老的河床。

人与自然的和解,

无非是用时间纠正,

用无数的努力和奔波去证明。

空旷了许久的路,

是为了给明天的远足让行。

于清晨里,

唯一一场参与抗疫的最后一场雨,

也应从这场秋雨结束吧!

与当下不一样的,

在霜降之后,

秋天并非是我中意的秋天,

在立冬之后,

冬天并非是我想要的冬天,

因为在百草园里,

还有我等待的春天。

作于2022年10月31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