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专题集锦>《平城》>《平城》

李宁|山中独坐(组诗)

发布时间:2022-08-10 16:17 来源:平城编辑部 浏览量:

山中独坐

我曾买下一座避风港

一些情绪都因此重新完整

我常和这里的风聊天,但聊着聊着

就换成了泪水

有一次,稻草碎屑把故乡藏起

故乡把祖母藏起。一切都被紧紧覆盖

我问了很久,但没有任何回应

后来,坚硬的风倾泄进我的体内

的确。我很沉重。

我的记忆充满了不该忘记的忘记

使 命

身体外的春天,布置着挺拔的空地

风卷黄沙让我一直清醒

低矮的玉米茬子,诉说低矮的一生

土地发育干净的骨头

播下种子,来年会出一条新路

苍白的土地埋下故乡

越来越扩大的人间,

心脏是工整的,画地坐成的牢是工整的

窗 外

之前这里足够小,现在也一样小

足够秋风一场接一场包围

我和自己,背道而驰,又遇见

石头开出花,在纪念另一些花

而我,努力寻找那些花丢失的其他东西

我不知道风的后面,是不是有一千里,一万里

我回答着自己。当我欠下一身温暖

在这座小镇,写下最后的绝句,用来记

忆,也用来遗忘

河 边

靠近河时,河面更宽了

翻身的水,来自黄昏,又去向黄昏

我曾见过一条从胃里流出的河

与藏起恐惧的人交换了位置

河与人。东与西。他们信仰不同

但河水会占领整个人和他的记忆

水位低下去,周围一切都低下去

升起坚硬的悲伤回到身上

失手的云回到隔绝的镜子

与 父 亲

这一次,我和父亲坐到天黑

说收成,说山羊,

瘦小的雷声落在他的额头

想起他在地里,把自己从泥土拔出

结果满身伤口。

他说活的人在山上,死去的人站在河边

一代就这样盼着一代

面对大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

消失的事物,重新回到我们中间

纪 念

一阵风压低坟墓上的荒草

弯下的声音,正进入躺在里面的人耳朵

还容纳花朵和泪水

而她始终沉默,在我记忆的风景中

这些空荡的回忆向我造访

悲伤的短语,用祖母的脸记忆我

而现在,我仿佛一棵没有根的树

在我生命的上半场。有一些落叶

先于我得知秋天到来

风。把她的名字吹醒

在我身后,

好像有很多事物,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杏 林

辽阔的河湾,杏树在诗中停顿

一排排精致的句子,

像春天放下的抒情,吟唱故乡

阳光翻出课本里的杏花

每一条沟壑,都有铅华洗尽的彻悟

朴素的空山,缝住饱满的表达

让流水拾起那些白色圣物重新放入族谱

我深爱春日般的寂寥

也深爱沿着杏花的箭响回到故乡

风 筝

用破衣服和绳子拼凑

拴在自行车后座,搬移黄昏

疾风一头扎入旷野,

将极少数的蝴蝶冲开

无解的事和盐罐丢在山中

从最初的人群,走到一个人的墙壁

我必须静下来向身后交出失眠

落日对应的道路,

由乡村拿到城市来宽恕繁华

隔着玻璃,身体布满了各种裂痕

在满大街风暴和惊恐面前

我更像一颗独立的牙齿

作者简介:李宁,1997年生,山西大同人,作品发表于《诗刊》《扬子江》《星星》《诗潮》《山西文学》《滇池》《延河》等刊物,曾参加第十三届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